海航到底还欠多少钱,才会让陈峰“尘缘未了”?


像俄航飞机落地时,人们会鼓掌表达对这次旅行平安的感激之情一样,海航飞机在降落模式时,会在客舱广播中播放心经,来保佑飞机平安降落 这是因为海航集团的一、二号人物陈峰、王健都是佛门弟子 经过了流动性危机,联合创始人王健离世后,此时的掌门陈峰心里,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诵读着心经,希望佛祖可以保佑海航这架“大飞机”平安落地 1.  / 佛门弟子重出山 /  今年7月,海航的原掌门王健离世后,已退居幕后2年多,一心向佛的海航董事局主席、创始人陈峰重出江湖,担任海航董事局董事长,开始收拾“购物狂”海航的残局 ▲ 陈峰近年来总是一席布衣,沉浸佛法世界 据说陈峰五十岁后开始学佛这些年,他手下的事物都交给王健去做,他则每天都沉醉在“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佛学世界里 陈峰自己说过,自己是“晚上出世、白天入世”白天他喜欢盘腿打坐,在飞机上也不例外 陈峰还曾经授意,在招空乘时都要招有佛相的,没佛相再美也白搭,所以海航很多空姐的“脸盘都比较大”(美丽空姐们别打我),因为这样有佛相 他还把海航的大楼修的像一尊打坐的佛陀,恨不得把公司都装修的“佛光普照” ▲ 海航大楼(造型类似一个盘腿打坐的弥勒佛) 但就是这么一个与世无争的“佛系老板”,却在搭档意外离世后,“血洗”了海航内部的人事格局 海航内部有传言,陈峰与王健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两个人都不再用彼此的手下干将 所以我们看到,陈峰不仅在王健离世后,9月让儿子陈晓峰出任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助理兼副首席执行官;陈峰的侄子陈超出任集团副总裁,还调整了多位王健班子里的成员 不过对于这一“任人唯亲”、有争议的人事调整,陈峰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王总(王健)走之前,是他亲自把陈晓峰调整为董事长助理,他都没和我商量陈超本来就在海航,这个调整也是之前就做的” 2.  / 解决海航的“业障” /  海航到底借了多少钱呢 2017-2018年交界之时,海航突然被爆出流动性问题,我们可以从海航整个集团2017的财报里略见一斑 海航集团2017年资产增长到1.23万亿的同时,负债也从2016年的6234.72亿元攀升至2017年的7365亿元,同比增长22.04%资产负债率在60%的“警戒线”上高居不下 ▲ 海航集团资产负债率 数据来源:中国债券信息网 此时的海航,负债规模已经在亚洲的非金融公司中排名第一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算本金,海航集团2017年的利息支出高达318.47亿元,同比增长61.46% 因此,断臂求生也是无奈之举,保住命才是最要紧 2018上半年,海航已经卖掉了近600亿海外资产,包括当年引以为傲的希尔顿酒店股权 陈峰接手后,觉得王健卖的不够“狠”,又亲手对其实施“刮骨疗伤术” “今年以来出售资产规模已达3000亿元,后续还会有千亿资产在出售的路上,以后我们只要主业”,陈峰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此背景下,海航旗下的10家A股上市平台,近来动作频频 首先就是终止收购: 李国庆(就是那个力挺俞敏洪的李国庆)爆出海航科技年初要收购当当网,没有及时付款造成收购中止; 渤海租赁也公告终止收购海航资本持有的渤海信托33.45%股权及增资; 海航控股终止收购海航航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60.78%股权 上述的这三家上市平台在三季末总资产合计约6030亿元,占了海航集团的半壁江山 半壁江山都没钱收购了,海航还有钱吗 虽然信佛的陈峰说:“我很从容,买是需要,卖也是需要最后到死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对我来说,一切都是人生应该经受的” 但是我们在海航最近的动向上,可以看出陈峰并不像他形容的那么从容,甚至还向国家开口求救 3.  / 海航求救 /  海航终于向国家开口了! 11月29日,海航控股公告宣布,将向国家开发银行牵头的银团申请75亿元贷款,主要用于航空主业的经营性支出 另据彭博社报道,海航集团将加强资产出售力度,寻求出售超过90项资产,为全部海外航空资产寻找买家,以减轻债务负担 铁马将今年海航集团出售的资产做了个统计,虽然由于海航总集团不是上市公司,这份名单不甚完整,但也可以看出,海航是砸锅卖铁,真心缺钱 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海航出售的多为地产项目和金融项目,但是到了11月,海航把乌鲁木齐航空40%的控股权转让给地方政府,对于祥鹏航空的出售也在和云南政府洽谈中 这说明什么 有可能是目前海航集团单纯依靠抛售地产、金融等板块的资产,已经难以解决流动性的困难,只能从航空主业上找办法 把控股权拱手让给地方政府,能够短期内取得可观的净现金流入,同时又可以尽量保留实际控制权,所以应该是目前阶段两全其美的一个权宜之计 说白了就是,海航没钱了,所以要远离金融和地产,把放在外国的钱拿回来救急,甚至还要卖掉主业板块,开口求现金支援,才能缓过来 4.  / 购物狂不好当 /  曾经,海航系、安邦系、万达系,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三架马车”,今天买个球队,明天买幢大楼,后天买个酒店就像你到楼下小卖部打个酱油一样简单 但是如今,万达系安安静静地挪回了国外资产,名曰“践行轻资产化”,安邦系被数次下发监管函,董事长吴小晖被判18年,几近“团灭” 海航系经历了数次停牌、抵押、从买买买到卖卖卖的转变 海航的买买买,要从2000年开始溯源了,当年行业重组,为了不被其他航空公司吃掉,陈峰和王健带着海航走上了大规模的扩张道路 没有人家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背景,海航的运作模式就非常简单了,就是借借借,铁马将其采用的运作法则可以归结为: 负债式的运作法则,在企业资本规模不大时,是十分奏效的 有钱就有现金流,此时企业若采取恰当的管理方式,合理运用手中资金进行发展且把握时机,便可在短时间内将企业做大做强 在企业规模逐渐扩大后,由于人力资源、管理方式的发展跟不上企业的扩张速度,负债型的运作法则+大肆扩张战略便面临着一个隐性危机,就是“大而不强”,缺乏清晰的产业链和盈利模式,贾老板的乐视,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盈利模式而轰然倒塌的先例 除此之外,海航还掉进了一个大坑,叫做“资本外流” 复盘万达、海航、安邦的海外投资逻辑,不难发现,他们就是在人民币汇率顶点时,在海外投资一旦人民币贬值了,再用国外的收益兑换成人民币赚个价差和90年代初人们的“炒外汇”行为没什么不同 另外,他们在国外投资多偏向于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这种资产在一般情况下,都能带来稳定营收,另外升值快、流动性快,一有问题就卖掉走人,能及时脱身 但是,这种赚汇率中间差价的“骚操作”给外汇储备带来了不小压力说小了这是外汇流失的苗头,说大了这是影响国家金融安全 2016年,我国对外投资规模为1701亿美元,比2015年增加44.1%另外,债务工具投资513.6亿美元,整整比2015年高了4.6倍,占26.2% 国内的债都还不起,还去国外投资 2017年起,多部委便联手遏制非理性海外投资,海航的流动性问题随之而来… 5.  / 后记 /  自王健离世后的这半年,佛系陈峰开始大刀阔斧的“刮骨”,他在谈及佛门时说:“我的尘缘未了,还有那么多钱要还” 当年说“钱借多了反而踏实能睡得着觉”的人是他,现在说要努力还钱才能心里踏实的人也是他,如此矛盾的抉择 看来,陈峰要为海航斩断“六根”,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