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万条“反特朗普”手机短信复活,“通俄门”调查逆转了!


莉莎•佩吉:“希拉里可能是我们的下一任总统,你要做全面心理准备,她会觉得司法部比FBI照顾她更多” 彼得•斯佐克:“同意” 这是2016年2月25号的两则手机短信,通信人佩吉和斯佐克都是时任联邦调查局FBI要员 佩吉和斯佐克 不过,2016年12月14号至2017年5月17号之间的手机短信,因为“技术原因”无法寻获 这5个月发生了什么 特朗普就职典礼、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被解雇、FBI局座科米和特别检察官穆勒受命调查通俄门…… 特朗普发推特:在美国政界这么长时间以来最重要的长剧里(the biggest stories),FBI竟然说丢失了两位情侣的手机短信,可能多达5万条,都是在最最重要时间段的短信Wow! Wow! “通俄门”,正在变为“短信门” 而FBI情侣的5万条短信丢失怪谁,老唐说,怪三星(手机)!(Blaming Sumsung!) 怪三星! 因为时间段敏感,美国国会共和党对短信丢失深表质疑,建议启动相应的调查 司法部长塞申斯保证,一定要不遗余力地查清这些重要短信是怎么弄丢的,利用任何可行手段恢复! 好消息是,这5万条短信,寻获了 斯佐克与佩吉两人目前都在接受审查 共和党认为,两人的短信显示,他们怕希拉里选上总统后会采取报复行动,因此不愿在“电邮门”调查中下力气 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特雷・高迪(Trey Gowdy)说:“如果你读过他们的所有短信,就会很清楚,他们根本不希望希拉里被定罪,他们希望她成为美国总统” 令人惊悚的短信内容 高迪说,“当你觉得没人会看到的时候,你更可能会谈论事情真相要清楚,所有这些交流都在约谈希拉里之前,他们早就有明显偏向,真不幸” 1月25日,司法部监察长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将两人最新短信内容递交国会 霍洛维茨给国会写的信说:“监察长办公室使用‘取证工具’(a forensic tool)成功复原他们在2016年12月14号至2017年5月17号之间的部分短信……” 霍洛维茨表示,司法部还在努力寻找更多“消失的短信”,并将所发现短信的复印件提交司法部,以便司法部高层采取适当行动 目前,至少已经获得4部斯佐克和佩吉的手机,争取复活更多短信 有国会议员指出,两人涉嫌用私人通讯设备交流机密信息 为什么是斯佐克 此人在FBI位居要害部门,是联邦调查局反情报科的副助理主任曾参与调查希拉里“电邮门”,盘问重要证人时都在场,会晤过希拉里他还加入过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团队,但在这些问题短信曝光后,他已于2017年夏离开“通俄门”调查 众议院监察委员会主席高迪认为,互传“反特朗普短信”的斯佐克和他的婚外情人、FBI律师佩吉必须接受国会听证,就他们所说的“帮会”(secret society)问题做出解释 国会需要搞清楚,斯佐克和佩吉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推翻特朗普、确保希拉里免于因电邮门事件而遭到刑事诉讼 现在,无法证明这两人是最终决策者但是,国会作证是必须的 FBI前局座科米在起草关于希拉里电邮门事件调查声明时,将用词从先前的“严重疏忽”(grossly negligent)改为最终的“非常粗心”(extremely careless),一词只差,刑责全然不同 Careless 希拉里 一份2017年11月呈交给国会的备忘录Memo显示,至少有3名FBI高官帮助科米草拟和编辑过这份声明FOX证实,将 “严重疏忽”改成“非常粗心”的正是斯佐克! 从“水门事件”和克林顿弹劾案以来,华盛顿最受关注的政治事件莫过于“通俄门”调查 随着调查不断深入,这起错综复杂、牵动美国内政外交的政治争议,不仅让白宫内部的权斗浮现,更成为紧箍特朗普的一个大魔咒,尽管他在努力自证清白 1月24日,特朗普准备启程前往达沃斯他对媒体说,“根本没有与俄罗斯共谋我是史上最了不起的总统候选人之一,没有别人能击败‘克林顿政治机器’,这部机器非常狡猾” 总统自辩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吉姆・乔丹对Fox & Friends说:“在我们得到这些短信之前,我们就怀疑他们调查有偏向,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些信息,我们更清楚他们确实有偏向” 短信似乎在印证共和党的质疑: A,FBI在电邮门中偏袒希拉里 B,对特朗普选战的通俄指控是无中生有 不过,有民主党人认为,共和党尝试藉此机会将通俄事件调查转移视线 通俄调查涉及的人物关系网越来越大 1月17日,司法部长塞申斯就通俄事件接受特别检察官穆勒办公室人员问话,历时几个小时,成为第一个接受问话的特朗普内阁成员 塞申斯 前年大选期间,曾任特朗普竞选团队高级顾问的塞申斯曾密会时任俄罗斯驻美大使去年,身为司法部长的塞申斯避席通俄调查 外界有质疑,原本领导通俄调查的科米,去年被撤FBI局长职务,塞申斯在事件中的角色,也是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关注的重点 过去几个月,检察官办公室约谈了总统多位亲信,包括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前幕僚长普里巴斯、第一女婿库什纳等 如今,特朗普要亲自下场了! 他在启程前往达沃斯前对媒体说,愿意为通俄门调查作证! 于是,有记者问特朗普是否愿意为证词宣誓,老唐反问,希拉里在邮件门调查中,有没有为她的证词宣誓 希拉里2016年7月接受FBI问询和提供证词时,没有宣誓 特朗普的律师团队正与穆勒团队谈判关于总统就此案接受谈话的可能以及可能涉及的问题 特朗普说,“根本不存在通俄的事实,不存在我阻碍调查的问题,我期待为此提供证词” 特朗普强调的是,他为自己的辩护,完全被媒体刻意丑化,并以此指控他做了错事他指出,回击并不代表“阻碍司法调查” 总统反击 特朗普说:“不存在通俄,我在大选中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时,再小心不过了问题是你们不会报这个内容,所以我得说,作为总统候选人时,我比希拉里好得多你们总是说她是个挺差的候选人;但也从不说我是个好的候选人实际上我是候选人中最强的一个” 另一方面,为了避免被动,争取透明,特朗普声明,他要求公开一份叫“备忘录”(Memo)的机密报告,让民众了解奥巴马执政时期FBI滥用《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的行为,以及民主党资助编造通俄材料的黑幕 部分共和党众议员已看过Memo,都表示震惊 《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早前披露,2016年大选期间,希拉里竞选团队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出资给福森公司(Fusion GPS),雇用英国前情报官员斯蒂尔,撰写抺黑特朗普与俄罗斯有关联的材料 有人称,FBI和奥巴马时代的司法部内部滋生出美国史上空前的大阴谋,终极目的是帮助希拉里击败特朗普 背水一战的特朗普 随着调查特朗普否认的通俄门的深入,国会发现了希拉里竞选团队,以及奥巴马政府卷入2016年竞选活动的不当行为,他们利用外国情报官员的未经证实的信息来攻击特朗普 中国人民大学的刁大明先生告诉作者,FISA其实是一笔旧账,1978年卡特签署的,基本上过去很长时间没有争议直到9.11之后,小布什以反恐为理由,实施大规模监听,立法进行了重大修正 “共和党如果说民主党滥用监听打击对手,民主党可以把账倒到小布什时代结果就是不断倒旧账即便有所发现,也是两党都会觉得没面子” 再听听情报人员怎么评价 1月28日,美国前国防部长、曾担任过中情局局长的罗伯特•盖茨在Meet the Press节目中表示,穆勒可能得出截然不同的调查结论 盖茨说,“大家要做好准备,都预感穆勒的通俄调查快得出结论了” 盖茨认为,穆勒会秉公办案,相信他会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如果特朗普在“通俄门”被证实确有问题,民主党或许会开启“弹劾”模式但是,如果发现所谓的“通俄门”只是民主党为了阻止特朗普当选而精心编造的弥天大谎,只是一个大骗局,那么说谎者是谁,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